蔚来和理想的未来,哪个更值得期待?

  • A+
所属分类:国内足球

原标题:蔚来和理想的未来,哪个更值得期待? 来源:每日财报

前不久,在发给公司的内部信中,李想给理想汽车制定了未来五到十年的战略目标:计划在未来五年里,理想汽车要在智能电动车企中占据中国市场份额的20%,位列中国市场第一;未来十年也就是到2030年,理想汽车要拿下25%的全球市场份额,位列全球第一。

从国内第一到全球第一,在商界这并不是梦话,一切也都皆有可能,而且这样的战略目标也很符合正值壮年的李想。但如果我们跳出李想的那份远大战略目标,立足现实来看,仅目前挡在李想面前的就有国内的蔚来和国外的特斯拉。也就是说,在不考虑其他变量的情况下,理想要实现它未来五到十年的战略目标,到2025年要击败蔚来成为国内第一,到2030年要击败特斯拉成为全球第一。

路要一步一步的走,目标也要一个一个的去实现。如果真如李想所想的那样,那理想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先超过蔚来。当然,这还要排除半路有杀出“程咬金”的可能性,毕竟国内的新能源造车新势力们也不少,不仅是市场已有的蔚来、小鹏、威马,还有正在进场的百度等,这些都是理想在未来要面对的竞争对手。当然,志向在高远,终究还是要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才行,而资本市场听的不只是故事,他们还看财报。

盈利的理想汽车并不理想

近日,在理想发布的2020年未经审计的四季度和全年的财务报告中,其营收和销量表现不错:2020年四季度,理想实现交付量14464辆,环比增长67%,创下季度交付量新高,2020全年交付量超3.2万辆。2020年四季度,理想实现营收41亿人民币,环比增长65%,全年总营收达到94.6亿。

毫无疑问,此次理想汽车财报的最大亮点就是其终于实现了正向净利润。据财报数据,去年四季度,理想汽车实现净利润1.08亿人民币,结束了漫长的亏损时光,完成了第一次季度性的自我造血,也成为了国内造车新企中,终于赚钱的那一家公司。不过从全年来看,理想依旧是处于亏损状态。

毛利方面,2020年四季度,理想实现毛利7.25亿人民币,环比增长45.9% ,但毛利率从19.8%下滑至17.5%。

那么,在毛利率下滑的情况下,理想汽车是如何实现净利率转正的呢?无可非议,“省钱”依旧是理想的独门绝技。在新造车烧钱大军中,理想一直都是最“抠门”的那一家公司,即使目前理想账上现金流越来越多,但其对费用的管理依旧严格。

去年四季度,理想研发费用为3.7亿元,研发费率降低至9%;销售及行政费率为4.3亿元,销售及行政费率降低至10.4%。相比于三季度,理想经营费用的绝对值保持上涨,财报中称这是因为下一个车辆模型的研发、营销促销活动的增加,以及相关员工人数的增加。

但是,与整体营收规模的快速攀升相比,理想不论是在研发上还是在市场活动上似乎都没有增加太多预算,叠加上股份制薪酬费用的大幅下降,使得理想整体的经营费率从27%大幅下降至19%。

此外,理想汽车四季度净利转正还得益于利息收入及投资收入的上升,这一项目在三季度的收益为7026万,在四季度上升至1.7亿,而理想四季度的净利润为1.1亿。

因此,理想净利润转正的突破,主要是得益于其对经营费用的严格把控,以及利息及投资带来的大量额外收入。但更能反应理想造车环节的成本管理、效率管控的毛利率,实际上却出现了下滑。

而这也就意味着理想汽车此次盈利,并不具有持久性。单靠缩减开支与更高的投资收益,来抵消毛利水平的下跌,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而这或许也是李想为何要制定如此“宏伟”战略目标的原因,因为在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向外界讲出一个“好故事”也不失为一种良策。那这个故事到底有没有人听或者有没有人相信呢?总之我们相信有人听也更有人愿意相信。

劫后重生的蔚来,继续风吹雨打

众所周知,蔚来缺钱一直是业界公开的事实。2019年蔚来曾身陷资金困境,股价跌到一块多,李斌成为了当年造车新企中“最惨”的CEO,公司也命悬一线,“卖身”的可能性都有。但天无绝人之路,在去年一年的努力下,蔚来不仅“活”了过来,而且市值也一度突破千亿美元,而今依旧稳居国内新能源车企“一哥”的位置。不过,在互联网巨头、传统车企以及同行的施压,它这个“一哥”也不好过。

和理想一样蔚来在近日也发布其2020年未经审计的四季度和全年的财务报告。据财报信息,四季度,蔚来取得营业收入66.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3.2%,与市场预估一致。其中,整车共计交付17353辆,整车交付收入为61.7亿元人民币,占总收入比例达到93%。从全年来看,蔚来2020年整车总计交付43728辆,全年取得营业收入162.6亿元,同比增长107.8%。

从2020年全年整车交付量来看,2020年蔚来整车交付43728量,同比增加了112.6%,单价基本持平。在单车平均售价方面,蔚来坚持全车系高端策略,在2020年销量大幅提升的情况下,平均单车售价稳定在34.7万元,与2019年的平均单价基本持平。

效率方面,蔚来在2020年已经有了实质性的改变。在毛利端,蔚来一改往年毛利端为负的状况,在2020年全年实现了毛利率转正,达到了11.5%。而从趋势来看,蔚来四季度毛利率更是创造历史新高的17.2%,高于全年平均水平。这充分说明了随着交付量的持续爬升,蔚来的规模效应在逐渐体现,无论在原材料、还是人工固定资产折旧等方面的成本效率都在持续优化。

亏损方面,蔚来在2020年同样实现了大幅优化。四季度,蔚来Non-GAAP下归属于普通股股东净亏损为13.3亿元人民币,亏损率为20%,而去年同期则为亏损28.1亿元,减亏率达到一半以上。从全年来看,2020年Non-GAAP下归属于普通股股东净亏损为51.1亿元,亏损率为31.4%,而去年同期则为140%。公司在2020年亏损幅度呈现持续收窄趋势。

从财报中的主要数据不难看出,蔚来去年的发展势头还是很猛的,而且也在整体向更好的方向前进。但如果从大环境、大趋势来看,蔚来的未来,也并不是一帆风顺,后有同行如理想、小鹏的追赶,旁边则有小米、百度等互联巨头的侧击,如果稍有不甚,依旧有重蹈覆辙的可能。

况且2021年伊始,汽车行业就遭受到了芯片缺货的重击。危机之下,车企开始越发重视其在上游芯片产业领域的自主权,并通过与上游企业合作、计划生产等方式,来降低芯片危机对行业的影响。这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对理想、蔚来这种在研发方面有所欠缺的公司而言,是一种更大的挑战。

资本市场的腥风血雨

由于1月25日特斯拉股价突然开始了下跌模式,在短短五周内跌掉超3000亿美元的市值。受特斯拉影响,蔚来和理想股价均高位跳水,3月10日的大跌也未全部改变新能源车的跌势。其中蔚来从最高点的66.99美元一度跌到如今的41.35美元 ;理想从最高点47.70美元跌到23.08美元。

资本也开始撤退。一个案例是,高瓴资本在2020年四季度末已清仓了其所持有的蔚来、小鹏、理想的股票。

2020年新能源车光鲜的荣光会就此破灭吗?还是行业就此获得冷静?

当然,挑战也总是与机遇相伴。只要灵活应对,依旧能立于不败之地,何况在这个世界中根本就没有不存在困境、挑战和风险的买卖。所以,无论是蔚来也好,理想也好,要想有一个不错的未来,还是要脚踏实地的将产品做好,产品不好故事再好也没用,产品不好政策再好也是别人的。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