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学教育“破圈”融合语文教育,阅读这件事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 A+
所属分类:论坛

原标题:当文学教育“破圈”融合语文教育,阅读这件事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原创 郑周明 文学报

前段时间,作家余华因为某培训机构站台讲授“中高考作文如何拿高分”一事而登上热搜,许多网友因此而武断评价“文学已死”,似乎严肃文学就天然不应该与应试的中高考作文发生关联,余华的出现是大材小用。

持有异议的网友或许并不了解一个最新的教育背景,随着2017年最新版课程标准颁布,2019年国家统编语文教科书开始使用,提升语文核心素养,引入“大单元设计”和“整本书阅读”理念进入了语文教育实践环节,过去应试化、技术化的阅读与作文思维正在面临重大的调整和改变,而恰恰,这是现代文学教育冲击并融合传统语文教育的契机所在。或许如此反观余华谈中高考作文一事,最大的遗憾并不是他出现在那个场合谈论这件事,而是他依然在演讲中传递着如何迎合加强作文套路化的技巧。

如何重新认识阅读,如何进行探究性阅读、创造性阅读?如今正在成为语文教育核心思考实践的方向,近期,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由倪文尖主编的《新课标语文学本2.0版》,对当下热点和难点问题,提出了系统性的学本理念、主张和方案。在近日思南读书会上,当倪文尖、罗岗、毛尖三位来自华东师范大学的教授面对此话题时,与众多前来聆听的读者一样,对活动标题“教育、语文、文学:没一个省心的”都充满了不同层面的共鸣感。

思南读书会现场

不省心的语文教育,在倪文尖眼中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后的那一场语文教育大讨论,最终关于“语文可不可教”的思考一直延续下来,在他主编《新课标语文学本2.0版》时成为重要的厘清对象,他认为语文自然存在不可教的部分,比如创造性思维、想象力等方面,但更多的是通过学界集思广益方式以及学科化态度去面对它,因而他在主编这套《学本》时压力与谨慎并存,较长时间准备过程也被毛尖形容为“延宕”,“延宕是老倪的特色,延宕确实造就了《学本》非常精心、漫长时间的结晶”。

《新课标语文学本2.0版》(高中卷)

在《学本》中,倪文尖充分考虑了近二十年来语文教育的核心变化和国家社会层面的长远需求,也呼应了从叶圣陶到钱理群等前辈师长关于整本书阅读的理念,面对全体学生的全部素养进行了构架和构思。他在前言中如此解释道,全面语文素养可以理解分化为“五棵树”:文化传承、精神修养、现代思维、社会应用及语文才能。这五大方面的语文素养,须齐头并进、不可偏废,应全面、均衡、交融而持续地发展;其中,语文才能是基础,社会应用是关键,现代思维是主线,文化传承、精神修养是题中应有之义。这种结构很清晰地勾勒出了现代学生在面对历史传承、人文素养、中外视野以及实用需求等方面应具备的基本面,罗岗在看过《学本》之后特别提到过去有一段时期的语文教育从文言文到现代文都偏重于所谓的美文,许多滋养一代代中国人的名家名篇被降低了比重,这意味着只有少数对文学有兴趣的学生会主动去课外进行阅读拓展,而这种现象在倪文尖看来显然是远离了教育本该承担的公平公正职责。

《学本》中涉及到的篇目

随着统编语文教科书的更新实践,倪文尖以《学本》辅助帮助学生与教师进行更丰富的拓展和强化。比如在属于“语文才能”的“感官开发·味觉与嗅觉”单元中,倪文尖挑选了普鲁斯特《小玛德兰点心》、李陀长篇小说《无名指》节选、莫言演讲《小说的气味》等文章;属于“精神修养”的《中外爱情诗选》组诗里,他挑选的作者包括了帕斯捷尔纳克、郑愁予、格非、孙甘露、翟永明,以及去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露易丝·格丽克。而“社会应用”更是采用了前所未有的内容设计,包括新闻阅读能力、制作简历、演讲表达等方面的话题。

罗岗对这套《学本》体现出的现代文学教育与语文教育合流的趋势表示了认可,他从过去的语文教育反思出发更为注重整本书阅读和文化传承的部分,指出《学本》中涉及到了中国书画、建筑、园林艺术,但内容还是太少,而这些与理解中国文化、中国艺术是分不开的,特别是从实际情况来看“大多数人一生的人文修养是由高中语文教育来奠定基础的”,这也是他过去一直认为高中语文的角色定位过低,大部分精力着眼于分数应试的原因所在。

《学本》整本书阅读

同样的情况是,过去的学生是通过选本来完成语文教育的,从课堂阅读一篇节选到完整阅读原著之间存在着许多偶然性和缺失,教育家叶圣陶在1941年就提出了整本书阅读的概念,此后关于该话题的讨论一直延续在高校学界和教育界,如今高校的文科课程体系已推行多年文本精读课程,而高中的新版课程标准也开启了推行整本书阅读。在倪文尖主编的《学本》中,这是一个占据了较大比重的尝试,他为整本书阅读挑选了帕乌斯托夫斯基《金蔷薇》、费孝通《乡土中国》、萧红《呼兰河传》、曹禺《雷雨》等名著,涵盖了不同体裁形式,尤其是话剧《雷雨》他还邀请了IB(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国际文凭)课程资深教师来做阅读设计,并加入了互文阅读的概念,节选了他的老师钱谷融先生的名篇《<雷雨>人物谈》。毛尖特别推荐大家注意,倪文尖更多的工作并不是选择它们,而是花了很大功夫进行了评注,形容他以“花哨”的各种线条标注重要字句,又要保持开放思维的启发,又不能过多“剧透”。

倪文尖在B站上的语文名篇重读短视频引来网友与学生打卡

这些工作,最终在倪文尖看来,无非是反对语文的神秘化,反对将课标玄虚化,希望“推动整个学校语文教育界不断拓展‘语文可教’的地盘,注重开动学生学习的主动性,(老师们)以具体的明言的知识和默会的知识相互穿插的方式来创造性地进行语文教学。”

原标题:《当文学教育“破圈”融合语文教育,阅读这件事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